孤独漂流与奇妙宇宙《Outer Wilds》原声带

专辑封面

“我,一个四眼外星人,追寻同族前辈的太空之路,初出茅庐探索宇宙。没想到我在练习开飞船时候,太阳炸了…… 回过神来,我竟回到了母星——我旅程的起点。时间流逝,我的太阳一次又一次爆炸、吞噬万物。而我像是困在时间循环中,无论怎样死亡,我总会醒来,回到我要登船出发的那一刻。抱着满腹的疑问与好奇,我又踏上飞船开始探索茫茫宇宙,以求心中疑惑。”


刚刚结束Outer Wilds,我仍然沉浸在游戏所展现的精巧的宇宙里。在这个游戏里,没有暴力冲突,没有任务系统,没有物品金钱,甚至缺少语言的交流。推动玩家前进的——是自己的好奇心。贯穿游戏的——是谜:为什么我的太阳爆炸了?我们要怎么做?宇宙里有什么?

有了这些谜题来推动,即使没有任务指示,玩家也能全身心投入、扮演起这个蓝皮肤的四眼外星人。玩家和扮演的角色同样渴望探索现有的宇宙,同样执着地寻求历史和真相。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个类似于解谜的游戏却比一般的角色扮演还要更像角色扮演。

而这个宇宙也以精巧的设定来满足我的探险欲望。在我的小小太阳系里有五颗行星,又有彗星和卫星。游戏的一大亮点就是其赋予每个星球迥异的运行方式,并以此塑造每个星球的地貌和建筑,使得每次探索每个关卡都需要不同的方法。并且游戏巧妙的利用时间的流逝,很多关卡需要在恰当时机才能推进。而如何选择这些时机,则需要玩家观察利用星球上的环境。

星际拓荒的行星图
星际拓荒的行星图

另外,因为主角被困在时间循环里,所以游戏不需要存档、也不惧怕死亡。飞船撞了太阳?迷路被陷在沙地?玩的太投入结果耗尽氧气?一觉醒来,就回到开始的地方。死亡在这款游戏里失去了意义——因为死亡没有任何惩罚,甚至是无法避免的。很多游戏里都有对死亡的惩罚,诸如失去金币武器等等,而这些惩罚通常意味着玩家得花费多时间来重新取得。而在星际拓荒里,时间是无限的,也没有收集系统。唯有玩家看到的、发现的才是可收集的“物品”,而这些“物品”储存在玩家和角色的脑海里,不会丢失。

无数次死去,又无数次回到开始的地方。
无数次死去,又无数次回到开始的地方。

虽然没有了对死亡的恐惧,但游戏中许多场景仍然让人心悸。孤独一人驾着小小飞船,一个驾驶不慎就忽地面对占据大半视野的扭曲黑洞,并惊恐发现自己失去了对飞船的操控;偶入弥漫雾霭的庞大行星内核,不详的浓绿色弥漫屏幕,甚至玩家也不知道自己在找寻什么,只伴随着飞船推进时的喷气声漂浮;在森林中漫无目的探索,偶然调转镜头便看见冲撞入视线的诡异的黑紫色巨石,一转头却又消失不见。游戏里的宇宙如蜕皮般向玩家展示其全貌,但其旖丽的地貌和不可预测性,带来超越克苏鲁的浸入式视觉恐惧。我觉得这样坦然的,没有血或阴谋的宇宙——只有纯粹的、对于未知的恐惧,反倒比血源诅咒更让我毛骨悚然。

行星介绍(非常轻微剧透)

游戏有五颗主要的行星:Hourglass Twins(沙漏双星), Timber Hearth(木炉星), Brittle Hollow(碎空星), Giant’s Deep(深巨星)和Dark Ramble(黑棘星)。另外有Attlerock(木炉星的卫星),Quantum Moon(量子月球),White Hole Station(白洞空间站)。因为我玩的英文版所以有时用英文指代。

沙漏双星分别是Ash Twin灰烬星和Ember Twin余烬星。游戏开始后,灰烬星的沙子开始流向余烬星,灰烬星的建筑才会渐渐暴露出来,而余烬星的地下沙道则被慢慢填满。因此,探索余烬星需要趁早。但是,双星上有特殊的仙人掌阻碍宇航员行动,又只有仙人掌恰好被沙子覆盖时,才能走过某些仙人掌。

沙漏双星
沙漏双星

木炉星是我们的母星,有大气,有树林,提供孕育文明的温床。四眼人的大本营就在这星球上,有航天博物馆可供参观,可以了解四眼族的历史和一个史前文明(三眼族,Nomai,挪麦人)。星球深处有Nomai留下来的矿场,底部有四通八达的地下喷泉水道。

木炉星
木炉星

碎空星的星核是一个黑洞,有形似冰岛地貌的地表,点缀零星几个建筑。由于碎空星的伴星时不时喷出火山岩,碎空星的地表会被击中打碎,又被吸入黑洞中。史前文明发现地表不宜居住后,借助一种特殊的重力石,在碎空星建造了规模宏伟的地下文明等待玩家探索。

碎空星

深巨星是一个包裹着水的星球,水上漂浮几座小岛,水中遍布巨大的龙卷风,风力强劲甚至可以将小岛抛出太空。某些岛上有史前文明的遗迹,水中有一股洪流阻止人们下潜到深巨星的深处。

深巨星
深巨星

黑棘星是一个被奇异植物掏空了的星球。星球表面只有些许冰川留存,剩下的都是植物蔓延的枝干。而这种奇异植物会有一个发光核,核心是四维空间的入口。穿过后,会来到庞大的弥漫着雾的空间,空间中布满奇异植物的枝蔓,更多的植物核,和吓人的巨型鮟鱇魚。

黑棘星
黑棘星

剧情和解谜(Spoiler Alert!)

剧透警告!

剧透警告!

剧透警告!

游戏并没有一个固定的解谜的顺序,如果玩家不知道该去探索什么,可以随便选一颗行星开始乱跑。飞船上有飞行纪录,会将玩家的足迹和疑惑记下。通过探索不同的地方,和漫游宇宙的族人交谈,阅读史前文明的遗迹,我们能拼凑出故事的全貌。

游戏发生之前 | 历史:

史前文明三眼族对太空充满好奇,开始了飞船探索宇宙的旅程。漫漫长年后,一支由Escall带领的船队收到一个奇异的信号。经过分析,信号甚至比宇宙本身还要古老。他们将这个信号命名为Eye of the Universe(宇宙之眼)。激动的Escall不愿意错过这种发现,没有通知其他部族就带领族人跃迁前往信号所在的星系(也就是我们的太阳系)。

三眼族(Nomai)穿着他们的宇航服
三眼族(Nomai)穿着他们的宇航服

Escall的船队降落在黑棘星中,黑棘星上的奇异植物绊住他们的船,甚至毁坏了跃迁芯。仓促间,部族发出三个逃生舱。一个被困在黑棘星,船员全灭;一个降落在余烬星;一个降落在碎空星。

游戏中的壁画:三眼族飞船被困
游戏中的壁画:三眼族飞船被困

两支三眼族流落异乡,一无所有。但他们硬是在恶劣的条件下创造出了城市和文明。余烬星上的三眼族建立了Sunless City,碎空星上的Nomai也建立了Hanging City。在漫长的岁月里,两支部族互没有通讯,但各自建立了Eye Shrine(宇宙之眼神庙),用以缅怀历史,并勉励大家去重拾太空航行的工具。两支各自怀抱着对宇宙的着迷,又开始了探索太空之路,并在某时重聚。

碎空星上的Hanging City
碎空星上的Hanging City
在木炉星采矿时,三眼族发现还是青蛙宝宝?的四眼族,壁画留念。
在木炉星采矿时,三眼族发现还是青蛙宝宝?的四眼族,壁画留念。

重聚的三眼族又发起探索宇宙之眼的任务。他们进行了许多尝试。其中最关键的步骤,就是找到宇宙之眼的坐标。根据历史记录,三眼族知道宇宙之眼就在围绕我们的太阳系旋转;但宇宙之眼很可能在极其遥远的地方旋转着。为了找到它具体坐标,他们设计出了一个极其巨大的Probe Cannon(探针大炮),如果他们能朝宇宙之眼的方向发射一枚探针,就一定能观测到宇宙之眼并回报坐标。探针大炮所需能量巨大,后坐力也巨大,甚至可能发射一枚探针后大炮就会损坏。但三眼族也不知道宇宙之眼会在哪个方向;工程建造完毕,但没有投入使用。

三眼族在碎空星上有了新发现。碎空星的星核黑洞联通着一个太阳系远处的白洞。如果物体掉落入黑洞,就会从白洞出来——这也是一种跃迁。为了方便族人,他们建立了白洞空间站。甚至能够采集黑洞和白洞的碎片来制造空间跃迁芯片。一些三眼族在进行空间跃迁的时候,发现物体从白洞出来的时间比进入黑洞的时间比要早——使用黑白洞跃迁能达到相当于回溯时间的效果。为了验证这个发现,他们在灰烬双星上做了实验,首先确认了这个现象的存在;其次,他们发现输送更多的能量能够使人回溯更多的时间。

碎空星上的黑洞
碎空星上的黑洞

三眼族开始部署一个长度为22分钟的时间轮回计划,即后来的灰烬星计划(Ash Twin Project, ATP)。他们要建造一块高级跃迁芯片,同时用非常巨大的能量去启动这块芯片。芯片会创造出一对黑洞白洞。如果物体从黑洞掉落,就会从22分钟前的白洞出来。三眼族开始制造特殊的传输技术——知识同步器,试图将知识传入黑洞,使其回溯时间到达过去。他们创造了statue雕像和mask面具作为知识同步器:每个雕像和面具一一对应,两两云同步。雕像和面具可以与生物配对——比如三眼族或是四眼族,游戏开始,玩家总是取得“未来”传回来的记忆,开启新的轮回;雕像和面具也可以和探针大炮配对——这样可以在每次轮回的时候记住我们“已经”探索过的方向,将探针大炮发射到一个新方向。

为了给灰烬星计划供能,三眼族会首先爆破太阳使其超新星爆发,这爆发产生的能量才足以启动灰星计划。灰星计划启动后会做两个步骤,一是将所有知识传输到22分钟之前——也就是太阳还没被爆破的时候,二是发射探针大炮(这个大炮发射完就毁了)。探针发射后,会将数据传回灰星数据库。22分钟轮回的末尾,三眼族又会爆破掉太阳,这样又启动新的轮回,就又可以发射探针大炮。

在这样一次又一次的轮回里,三眼族得到更多的探针的数据。直到某一次轮回里,探针真的找到了宇宙之眼,三眼族就可以去往探索宇宙之眼的秘密了。

一切已经就绪,三眼族准备好启动灰星计划了。但糟糕的是,他们现有的科技创造出的太阳站——向太阳发射探针,试图让其变成超新星,失败了。没有太阳爆炸就没有足够的能量创造22分钟回环,就没办法启动灰星计划。三眼族不得不搁置计划。

就在这时,三眼族发现一个新彗星(Interloper)朝着他们的太阳系进发。很久没有新的宇宙冒险的三眼族人非常激动,结伴去新彗星上探索。没想到,新彗星的星核是极其危险的巨毒物质,并十分不稳定,随时可能爆炸。而它的爆炸,会将这种剧毒物质撒遍整个太阳系,毁灭太阳系里一切生物。正当三眼人刚刚发现这物质时,彗星爆发,一切都笼罩在死气中。

致命的彗星,漂亮的彗尾
致命的彗星,漂亮的彗尾

游戏时间约30万年前,三眼人从我们的太阳系灭绝了。

游戏开始之前 | 轮回:

仍有其他三眼人散布在宇宙各处,他们意识到我们的宇宙正在死去——非常快速的死去。每天都有大量的超新星爆发,找到稳定可居住的星球越来越难……

我们的太阳系上,彗星爆发遗留下来的致死物质慢慢挥发。当年彗星爆发时,四眼人祖先是两栖动物(青蛙宝宝?),生活在水里,所以没有灭绝。这一种族逐渐发展壮大,终于有一天,他们也开始探索宇宙……

某日,我们的太阳也超新星爆发了。这爆发终于开启了尘封已久的灰烬星计划。探针发射,传输数据。22分钟后太阳又爆发,灰烬星计划再次回溯,又一枚探针朝着新的方向发射,传输数据。再一个22分钟后……

游戏流程 | 现在 | 沉寂结局:

玩家扮演的四眼人醒来,映入眼帘的就是深巨星赤道上的探针发射,爆发一阵紫光。

它如果去了木炉星上的博物馆,就能看到族人们刚刚找到的三眼族知识传输系统——雕像,并和正在展览的雕像配对,从此成为了轮回的一部分……

传输记忆的雕像
传输记忆的雕像

它如果去深巨星探索,就能进入赤道探针大炮的残留炮体。断裂的大炮炮体有一部分——也是最关键的一部分,掉到了深巨星的最深处。进入那里,就能发现探针9134号找到了宇宙之眼的具体位置并取得坐标。

它接着登上灰烬星,通过三眼族遗留下来的跃迁塔进入灰烬星的内部,就能看到灰星计划的全部设施。还能取走高级跃迁芯片。带着这块芯片登上黑棘星里,并找到三眼族人当年乘坐的跃迁飞船,便可通过坐标+芯片用飞船跃迁到宇宙之眼的位置。

但一切都太晚了,当它到达宇宙之眼时,我们的太阳已经爆炸,宇宙中的亮光逐渐熄灭,我们的宇宙寂静乃至冰冷。在一片黑暗之中,它看到了点点星光。仔细一看才发现那是形似木炉星表面的树林。诡秘的宇宙之眼本身就是一团充满了不确定性的量子,在主角登上并观测它时,它开始坍塌,我们所看到的,便是各种不确定性的纠缠和坍塌。主角在宇宙之眼上寻得一个又一个族人,并共同谱写一篇乐章;音乐汇集成了一个新的黑洞,穿过那个黑洞,看到了巨大的白洞和宇宙诞生之初一样的爆发……

我们甚至能看到,140亿年后的这个初生宇宙,有个形似太阳系的星系初具规模。其中一个行星上,树林遍布,正如当年的木炉母星。

游戏流程 | 现在 | 重生结局:

如果玩家在登上宇宙之眼前,造访过量子月球,便可以看到Solanum,一个活着也死了的三眼族人。通过与她的对话, 玩家可以加深对量子月球和宇宙之眼的了解。

量子月球是一个巨大的量子云,并围绕着六个可能的位置旋转:沙漏双星,木炉,深巨,碎空,黑棘,宇宙之眼。每当量子月球围绕某处旋转时,它的地表(也就是量子云)便会观测到与旋转星地貌相似的样子。当量子月球在围绕着宇宙之眼处旋转,玩家便能看到一个可以交谈的三眼人Solanum;而当量子月球在其他地方旋转,玩家能发现一个三眼人的遗体——大概也是Solanum。实际上,彗星爆发将致死物质带到几乎整个太阳系,在太阳系中心区域的Solanum已经死去;但因为Solanum失去意识,她与月球陷入量子纠缠,同时宇宙之眼距离太阳系中心极其远,所以宇宙之眼附近的Solanum还是活着的状态。

三眼人通过研究,发现量子月球很有可能是宇宙之眼的一块碎片,因此推断宇宙之眼与量子月球有许多相似的特性。宇宙之眼周围的风暴似乎在将诸多量子云吸入中心的黑洞中。每当有人观测一个量子物质,它便会坍塌到诸多不确定性中的一个状态。Solanum一直很着迷:如果有活人登上宇宙之眼并观测它,会造成何种结果呢?

如果登上宇宙之眼前见过Solanum,那么在宇宙之眼上,玩家便能找到Solanum,邀请她加入乐队演奏。我认为,这在宇宙之眼上的演奏,便是构建新的宇宙的种子。因为量子月球会反应其旋转中心的特性——宇宙之眼也会反应其上非量子物质的特性。当我们一同演奏,便是促进宇宙之眼向一个特定的方向坍塌。穿过宇宙之眼形成的巨大的黑洞,我们到达的是一个很久以前的白洞,它向外疯狂发射物质,犹如宇宙初生之时的大爆炸,而这些爆炸的物质便会顺应我们埋下的种子慢慢发展。直到140亿年后,太阳系已有雏形,我们能看到某个新种族,坐在星空下,围绕着树林里的篝火在烤棉花糖……

游戏流程 | 现在 | 诡异结局:

游戏里有两个非常奇妙的结局,都是因为玩家打破了因果时空,导致游戏结束。第一个,可以在灰烬星里的实验室里玩黑白洞。朝黑洞里扔Scout,白洞里会蹦出来一个Scout。如果能在Scout没有被黑洞吞噬,同时白洞已经产生Scout的时候,取下黑洞,那么我们就有了两个Scout,但我们也打破了因果时空。因为我们说好了要扔一个scout,结果却玩弄了黑白洞的感情……我们会看到屏幕被黑暗撕裂。

另外便是在灰烬星内部,当太阳爆发时,灰烬星计划会产生一个黑洞吞噬知识,玩家可以朝这个黑洞撞去。死去轮回之后,玩家会回到木炉星上,但能在灰烬星内部找到另一个自己(这是刚刚撞入黑洞的你)。与上面结局同理,这时候黑白洞与玩家做了一个承诺:等会我会进黑洞的。如果临近结尾玩家不进黑洞,那么又玩弄了黑白洞的感情……那么屏幕又会被黑暗撕裂。

另一个我,一样帅气
另一个我,一样帅气

从这些诡异结局里,反而可以帮助解读宇宙之眼上的结局。宇宙之眼便形如一个巨大的黑洞,吸纳量子不确定云。带着Solanum一起构建新的宇宙,便能促进重生宇宙走上现在承诺的路,继续演化出热爱太空的生命。反过来没有Solanum所代表的三眼族,那我们与新宇宙的因果便断了,于是新生的宇宙里没有生命的篝火……

解谜(游戏要点)

灰烬星上的跃迁塔可以帮助主角前往不同星球。其中太阳塔可以到达太阳站,只是太阳塔的入口长了仙人掌,需要选取恰当时间,在沙子覆盖仙人掌时冲进去。通往灰烬星内部的跃迁塔天花板碎了,流沙经过时会将主角抛到空中;为了到达灰烬星内部,主角需要在余烬星和流沙正好驶过头顶时踩上跃迁塔。只有通过这里的跃迁塔前往碎空星,才能探索碎空星上的黑洞锻造处(Black Hole Forge)。

余烬星的地下城市四通八达,但比较难进。玩家可以在重力大炮附近的山上找到一个入口。它的通道看似被ghost matter污染,但其实可以从侧面飞过去。通道连接着地下城市的中心,可以遵循路标轻松去往其他区域。地下城市的中心是唯一前往High Energy Lab的道路。余烬星里还有一个Anglerfish标本室,进去后可以了解到,这种鱼是盲的,靠听声捕捉食物(划重点)。余烬星的北部有一个干涸的湖泊连着一个洞穴,进入洞穴便能发现量子石块。

碎空星的北部白雪覆盖,但也有蓝色河流,河流中有石块。某处石块下有个小通道可以前往地下的十字路口探索。想要进入碎空星的量子知识塔,得耐心等到碎空星表面被全部破坏,塔被吸入黑洞,玩家可在太空中轻松入塔。

深巨星要潜入海底登上探针模块,一是需要借助反向龙卷风,二是利用水母。一般的龙卷风是顺时针会将物体抛出太空;逆时针的龙卷风可带玩家下潜入深巨星深处。深巨星深处有一层电光保护,需要玩家从水母触须处上浮,躲在水母的伞状头部里才能通过。

要想进入彗星地下,需要站在彗星向阳面,等待彗星通过太阳时冰川融化,地面会暴露出一条通道。顺着冰滑入通道,四处遍布致死的ghost matter,但通道最终可带领玩家来到彗星中心看到致死物质的来源。

黑棘星里迷雾重重,需要依靠声音来探索。这里可以找到一个族中前辈(他会教你用水母进入深巨星),也可以找到三眼族的逃生舱和跃迁飞船。为了找到三眼族的跃迁飞船,必须要先去救生舱,朝飞船地图扔出scout;再通过琵琶鱼的老巢,老巢中心是发着红光的鱼卵,老巢地图入口有三条琵琶鱼把守,虽然鱼看上去很可怕,但如果不操纵飞船也不发出任何声音,安静漂流就能漂过这段。

如果在深巨星里闯入了最大的龙卷风,就能发现一个量子知识塔。塔教会我们,1)量子物体是一堆不确定性,他们同时存在(也不存在)于多个地点。但人观测了量子物体后,量子的不确定性就会坍塌到一个地点。2)如果拍一张量子物体的照片,就等同于观测量子物体。如果在余烬星探索了量子石块的洞穴,就会了解到,如果人站在量子物体上并且不观测它(比如全黑),那么人就可以和量子物体一起旅行。要登上量子月球,首先需要找到它并拍张照片,再驶向月球。月球表面着陆后,下船并开始找三眼族神社。进入神社并关灯后便可以让量子月球旅行去不同的星球。当月球在不同星球时会有不同地貌。每次出门都尝试去往月球北极。我在碎空星附近成功登陆北极。在北极重新进入神社,使月球到达宇宙之眼,再出门便能在南极遇到Solanum。

彩蛋

游戏中还有很多谜团。比如,黑棘星上的植物是怎么来的?黑棘星上的植物有一个核是进不去的,但扔scout进去能看到非常诡异的像是人类家庭里的一幕,只是场景里一片寂静,只有倒在地上的尸体……

经Reddit网友考证,认为这个场景致敬一款游戏“Elsinore”

其他有意思的彩蛋:

碎空星的伴星全是喷发的火山,但其中有个火山岩里埋了一具三眼族的完整尸体……
碎空星的伴星全是喷发的火山,但其中有个火山岩里埋了一具三眼族的完整尸体……

感谢 @缄默人 补充的彩蛋:在距离太阳较远的轨道(大概是50km左右)有一个非常小的人造卫星(比自己驾驶的飞船还要小一点)卫星上有一个电视机在循环播放几张照片,我猜应该是制作者和家人的照片。

以上 —— 游戏介绍和剧情简述转自知乎用户 Kay Ke 的文章:

推荐游戏Outer Wilds星际拓荒:孤独漂流与奇妙宇宙

游戏结束画面
太空飞船与太阳与太阳的空间站

游戏中有一个很难的挑战,需要开飞船手动登录到挪麦人在太阳的运行轨道上建立的太阳空间站上。需要控制着飞船进入太阳的周期轨道,然后慢慢合并如太阳空间站所在的运行轨道中,从飞船上跳下来,通过宇航服的喷气装置,飞入空间站中。稍微有一点点偏差,速度慢一点或者快一点,不是飞出空间站轨道,要重新调整姿势重新并入轨道,要么就是会被太阳巨大的引力拉入恒星表面而死亡,开启另一个死亡循环。于是乎,打了下面这个录像费尽千辛万苦╮( ̄▽ ̄)╭

《Outer Wild》飞行高手成就登录太阳卫星站

下面这段录像嘛是通关录像,有兴趣的也可以看看,比较长,50分钟(。♥‿♥。)

《Outer Wild》 薪火相传(大结局)

游戏的音乐方面,几乎是由 安德鲁·普拉洛(Andrew Prahlow) 一手包办的。

安德鲁·普拉洛(Andrew Prahlow)的音乐着重于具有生命力的极简主义,以室内合奏极简主义为核心,希望为听众营造一种熟悉的怀旧感。

安德鲁(Andrew)在2019年科幻游戏《Outer Wilds》的 Campfire Song 配乐获得了无数赞誉,包括年度最佳配乐的BAFTA提名,SXSW提名和金摇杆提名,还赢得了《巨人炸弹》的最佳游戏音乐和OnlySinglePlayer的2019年最佳游戏音乐。该得分目前获得两项游戏音频网络协会奖提名(最佳音乐-独立游戏和最佳互动性得分)。

他在约翰·鲍威尔(John Powell)的工作室担任过音乐实习生,同时在南加州大学电影电视评分(SMPTV)研究生课程中完成学业。从2011年至2014年,他为杰里米·祖克曼(Jeremy Zuckerman)创作了《可拉传奇》(The Legend of Korra),并为祖克曼和本杰明·永利(Benjamin Wynn,Deru)创作了《功夫熊猫:令人敬畏的传奇》。

2015年,他的音乐出现在雷德利·斯科特(Ridley Scott)的《火星人》(The Martian)的预告片中。从2015年至2016年,安德鲁(Andrew)为Madden NFL球队制作了环境吉他音景。2017年,安德鲁(Andrew)为2017年奥斯卡颁奖典礼的《美女与野兽》(Beauty and the Beast)电视广告撰写了《成为我们的客人》,并获得了年度移动VR游戏“Eclipse:Edge of Light”的得分。

安德鲁还为预告片活动撰写文章,包括“星球大战”,“复仇者联盟”,“银翼杀手2049”和“星际迷航”等-经常与马克·佩特里(Mark Petrie)合作。

原声曲目中有很多可圈可点的地方,比如大部分的曲目中都加入了大提琴的演奏,通常是一把舒缓的大提琴,和一把银色干净的吉他,然而在《Morning》这一曲目中,小提琴突然加入的点缀,会勾起人的回忆,让人想要流泪。

在《22 Minutes》这个曲目播放时,往往意味着还有30秒,太阳就要爆炸了,而当《End Times》曲目开始播放时,和前曲相似的旋律和编曲会让人感到很害怕。我会以为太阳会照常爆炸。然后我意识到音乐正在播放,因为这就是结局。我将在这个美丽的世界里进行的最后一次航行。当您进入Bramble时,音乐会低声倾诉。您终于准备好跳了下去,恐怖和激动的感觉结合在一起,使您完全不知所措。这个游戏不仅有美丽的故事,还有那永不结束的死亡。

另外,游戏中还为了营造氛围,在特定场景制造利用分轨合成原理营造游戏里的互动音乐氛围效果。首次登船时,当您靠近船只时,琶音变得更大声且更清晰,然后所有东西都在黑暗荆棘的雾中变得无声,然后当您到达船只附近时,它突然爆发成充满活力的胜利之歌,您已经为飞船准备了通往“宇宙之眼”的旅程。

这一段我从油管搬运过来的,别错过了它,这是Outer Wilds原声带的现场表演,其中包括夏季游戏Fest x Days of Devs的作曲家Andrew Prahlow和大提琴家David Tangney

OUTER WILDS Summer Game Fest x Day of the Devs OST Live

最后,让我们静静欣赏音乐吧。

木炉星天文台
  1. Timber Hearth Andrew Prahlow
  2. Outer Wilds Andrew Prahlow
  3. The Museum Andrew Prahlow
  4. Space Andrew Prahlow
  5. Castaways Andrew Prahlow
  6. The Sun Station Andrew Prahlow
  7. Main Title Andrew Prahlow
  8. The Search Andrew Prahlow
  9. The Uncertainty Principle Andrew Prahlow
  10. End Times Andrew Prahlow
  11. 22 Minutes Andrew Prahlow
  12. The Nomai Andrew Prahlow
  13. The Ash Twin Project Andrew Prahlow
  14. Dark Bramble Andrew Prahlow
  15. Giant’s Deep Andrew Prahlow
  16. Nomai Ruins Andrew Prahlow
  17. Final Voy()age Andrew Prahlow
  18. The Ancient Glade Andrew Prahlow
  19. Curiosity Andrew Prahlow
  20. Travelers Andrew Prahlow
  21. Let There Be Light Andrew Prahlow
  22. 14.3 Billion Years Andrew Prahlow
  23. Morning Andrew Prahlow
  24. Campfire Song Andrew Prahlow
  25. Into the Wilds Andrew Prahlow
  26. Arrow of Time Andrew Prahlow
  27. We Have Liftoff Andrew Prahlow
  28. A Terrible Fate Andrew Prahlow

整张专辑下载: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ZHqc1iWVTXnUocgoQu23eg
密码: vm52
–来自百度网盘超级会员V8的分享

往期文章列表

《太空编年史》一张纪念 流浪狗:莱卡 的音乐专辑

同样也是一条乖乖的流浪狗

莱卡(俄语:Лайка;约1954年-1957年11月3日)是苏联的太空犬,它是太空中最早的动物之一,也是最早进入地球轨道的动物之一。莱卡(Laika)是来自莫斯科街头的流浪杂种狗,于1957年11月3日被选为苏联人造卫星“斯普特尼克2号”(Sputnik 2)的乘客送入太空。

在莱卡执行任务时,太空飞行对生物的影响知之甚少,而且还没有开发出脱轨技术,因此莱卡的生存从未被期待。一些科学家认为,人类将无法幸免于发射或外层空间的条件,因此工程师将动物的飞行视为人类执行任务的必要先兆。该实验旨在证明有生命的乘客能够生存并进入微重力环境,为人类的太空飞行铺平道路,并为科学家提供有关生命有机体如何对太空飞行做出反应的第一批数据。

1957年10月,苏联成功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斯普特尼克1号”,并立即着手研制下一颗更高阶的人造卫星,预定于12月发射。但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却希望能够在1957年11月7日发射一艘航天器,以纪念十月革命40周年。

为了在指定的11月完成目标,苏联必须另造一艘航天器。赫鲁晓夫希望他的工程师们能实现一场“空间壮举”,借此任务重现斯普特尼克1号的成就、让世界为苏联的实力所叹。规划人员决定放一只狗在飞行器之中,进行轨道航行。苏联火箭工程师长久以来即想先送犬只上空间,再尝试载人航天。因此打从1951年开始,苏联前后让12只狗参与次轨道空间飞行,预定于1958年内进行轨道航行任务,但为了达成赫鲁晓夫的命令,这项任务提前至1957年11月7日进行。

航天器上配备的维生系统除了制氧机、防止吸入二氧化碳或氧气中毒的设备,还有在温度超过15 °C(59 °F)时会自动运转的电扇,借此让狗保持凉爽。机内储放了凝胶状的存粮,可供应七天长的航程,狗的排泄物则集中到袋子内。座椅上有为狗设计的安全带和狗链,使其仅能站立、坐下或歇躺,全舱的空间大小也不足以让犬只转身。另一项机上装备则是心电图,以测量实验动物的心搏、呼吸速率、最大动脉压和狗的活动。

选拔和训练

当时苏联科学家决定以流浪狗作为实验动物,因为他们相信流浪狗比家犬更有面对饥寒的环境耐受力,于是他们选中了莱卡。

莱卡是一只雌性混种狗,大约3岁,体重约6公斤。工作人员给她取了几个小名,像是“小卷毛”(Kudryavka)、“小虫”(Zhuchka)及“小柠檬”(Limonchik),但其中最有名的名字莫过于“莱卡”,该词原本是指一个类似哈士奇的犬类品种。而美国媒体当时则称她为“杂种”(Muttnik,mutt的意思是“杂种狗”,并加上斯普特尼克的字尾“-nik”),以此影射苏联卫星计划。另外也有媒体称之为“卷毛”(Curly)。莱卡的真实品种未明,一般认为她具有哈士奇或其他北欧犬种的血统,也可能带有点㹴犬的基因。NASA曾提到莱卡是一只“混血萨摩耶㹴”。当时苏联杂志描述莱卡脾气“冷静”,不会和其他犬只起冲突。

苏联和美国在这之前只在亚轨道飞行中运送过动物。此次参与训练的有三只狗:阿尔比纳(Albina),穆什卡(Mushka)和莱卡(Laika)。苏联太空生命科学家弗拉基米尔·亚兹多夫斯基(Vladimir Yazdovsky)和奥列格·加赞科(Oleg Gazenko)训练了莱卡。

为了使狗适应太空仓的狭小空间,它们被关在逐渐变小的笼子中长达20天。广泛的封闭禁闭使他们停止排尿或排便,使他们躁动不安,并使他们的总体状况恶化。泻药并不能改善他们的状况,研究人员发现只有长时间的训练才可以改善这个情况。这些狗被放置在模拟火箭发射加速的离心机中,承受模拟航天器的机器发出的噪音。这导致他们的脉搏加倍,血压升高30–65托。训练狗吃一​​种特殊的高营养凝胶,这将是它们在太空中的食物。

发射前,一位任务科学家将莱卡带回家与他的孩子们玩耍。弗拉基米尔·亚兹多夫斯基(Vladimir Yazdovsky)博士在记录苏联太空医学故事的书中写道:“莱卡(Laika)安静而迷人……我想为她做点好事:她剩下的时间很少。”

太空狗莱卡雕像

飞行前准备

弗拉迪米尔·雅兹多夫斯基最后选择了莱卡承担这次的实验任务,而受过两次高空火箭训练的阿尔比那则成为莱卡的候补空间犬;穆什卡则做为对照组,待在地面上与莱卡同时使用维生系统。

雅兹多夫斯基在火箭离开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之前帮狗们做了手术,使发射器可以回报其呼吸、心搏和血压。由于在图拉坦(今属于哈萨克)附近的机场跑道太小,狗儿和工作人员搭乘的图-104喷气客机无法降落,必须先到塔什干(今属于乌兹别克)换成比较轻型的伊尔-14,之后再转至图拉坦。升空之前,训练工作仍然持续进行,并轮流进入空间舱适应喂食系统。

前苏联的科学家们希望莱卡能完成一周的飞行任务,到达离地球1600公里的高处,然后按照原定计划,在吃完一顿含有剧毒的晚餐后安静地离去。当时还没有成功的回收技术,因此莱卡的太空探索注定了是一次有去无回的旅程,科学家们能做的,只能是让莱卡没有痛苦地死去。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资料显示,莱卡于1957年10月31日进入空间舱,此时距发射还有三天。当时的天气非常寒冷,工作人员在空间舱上装上软管,连结加热器,以维持空间舱的温度。两名助理在升空之前持续关注莱卡的状况。1957年11月3日,升空任务在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进行。在此之前,工作人员将莱卡好好的打理一番,他们以稀酒精沾湿莱卡的毛,进行消毒,并以碘涂布在生理感测器的周围。

其中一个技师将空间舱打理好后,将莱卡安置在她的座位上。“将莱卡的舱口关上之前,我们亲了她的鼻子,祝福她一路顺风。我们知道,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这张照片显示她身穿飞行安全带

宇宙航行

前苏联官方公布了一个关于莱卡命运的“官方”版本:莱卡完成了长达一周的飞行任务,到达离地球1600km的高处;按照计划,它在吃了最后一顿含有剧毒的晚餐后安静地死去。

火箭升空的准确时间个来源说法不同,大约是在莫斯科时间05:30:42或07:22。

苏联科学家曾计划用有毒的食物使莱卡安乐死。多年来,在苏联的联盟给了相互矛盾的陈述,她从不是死于窒息,当电池失效,或者说,她已被实施安乐死。关于她确切死亡方式的传闻很多。1999年,一些俄罗斯消息来源报道说,莱卡因第四个轨道上的客舱过热而死亡。在2002年10月,人造卫星2号任务背后的科学家之一迪米特里·马拉申科夫(Dimitri Malashenkov)透露,莱卡因过热而死于第四次飞行。根据论文他向世界空间大会在得克萨斯州休斯敦“事实证明,在如此有限的时间限制下,创建可靠的温度控制系统几乎是不可能的。”

在峰值加速时,​​莱卡的呼吸增加到发射前速度的三到四倍。发射前,莱卡的心搏为每分钟103下,加速前期增加到每分钟240下。到达轨道后,斯普特尼克2号的鼻锥成功脱离;然而,火箭芯级未能分离,导致热控系统无法工作。隔热材料撕裂导致控温系统异常,使舱内温度升高到40 °C(104 °F)。失重后3小时,莱卡的心搏才回到每分钟102下,回复时间比地面训练时要长了三倍。发射初的遥测表明莱卡感到不安,但她正在吃她的食物。在飞行大约五到七个小时后,航天器没有收到进一步的生命迹象。

1958年4月14日,斯普特尼克2号在飞行5个月之后,带着莱卡的尸体一同坠落,在大气层中焚毁,一共绕行了地球2,570圈。

1959年带有莱卡的罗马尼亚邮票

争议

莱卡所产生的动物权利议题很长一段时间无人闻问,因为当时美国和苏联正在进行激烈的空间竞赛。1957年的一份报纸剪报指出,当时媒体只关心这件事情的政治性,而莱卡的健康问题则摆在其次。

斯普特尼克2号属于不可回收性飞行器,因此莱卡在计划中注定死亡。于是燃起了虐待动物和动物试验的争议。在英国,全国犬类保护联盟呼吁所有养狗的饲主默哀一分钟;英国皇家动物虐待防止协会(RSPCA)在莫斯科电台宣布火箭升空之前就接获抗议。当时动物权利保护团体呼吁公众到各个苏联大使馆进行抗议;有一些人则在美国纽约的联合国总部进行示威游行 。不过,美国方面的实验室研究员们至少在莱卡死亡的消息传出之前都是支持苏联实验的。

1958年发行的波兰文科学期刊《何人?何时?何为?》(Kto, Kiedy, Dlaczego)讨论了斯普特尼克2号任务,克日什托夫·博润在此杂志的航天专栏某一章节指出,没能将莱卡活着带回地球令人扼腕,也无疑是科学界的重大损失。

1998年,苏联政权瓦解后,负责将莱卡送入太空的科学家之一奥列格·加赞科(Oleg Gazenko)为让她死亡而表示遗憾:“Work with animals is a source of suffering to all of us. We treat them like babies who cannot speak. The more time passes, the more I’m sorry about it. We shouldn’t have done it … We did not learn enough from this mission to justify the death of the dog.”大概是说:“和动物一起工作是我们所有人痛苦的来源。我们像对待不会说话的婴儿一样对待他们。时间越久,对此我就越感到抱歉。我们不应该这样做……我们从这次任务中学到的无法衡量狗的生命。”

狗脸儿AI高清修复

纪念

莱卡死后,苏联公布她执行任务时的相片。照片中的莱卡系着安全带坐在空间舱中回头看望,英姿飒爽。许多纪念品即是以此张照片做为设计,如蒙古和罗马尼亚的邮票。

尽管莱卡在太空只生存了几个小时,然而,它短暂的太空旅程证明了哺乳动物能够承受火箭发射后一定的严酷环境,为未来的载人飞行铺平了道路。

50年过去了,莱卡仍然是地球上最有名的狗之一,尽管对于关注动物福利的活动家来说,它只是在一长串为太空牺牲的动物名单中最有名的一个。

前苏联在1957年当年就为莱卡发行了纪念性邮票,莱卡后来成为了前苏联一种香烟的商标,并上了莫斯科一座纪念碑。1997年,莱卡太空飞行40年后,俄罗斯人在莫斯科郊外的航天和太空医学研究所为莱卡建立了一个纪念馆。当年,它和其他9只狗就是在这里接受训练的,而最后它被选中踏上孤独的太空之旅。

如今,全世界至少有6首歌为它而谱写(如2011年9月8日,莫斯科乐队Powder! Go Away发行的Laika Still Wants Go Home),描述它这次孤独的单程太空之旅……

加加林抱着小莱卡

最后

其实我想要把莱卡的故事整理出来,起因其实是因为我在 Groupees 上买的一张 Space-hop 音乐专辑:Bluetech – 《Spacehop Chronicles Vol. 1》(2014)

出于对封面和封面故事的好奇,于是便去详细了解了一下莱卡的故事,结果被莱卡的故事感动的一塌糊涂,内牛满面,关于莱卡不实的传说其实也有很多,比如有说莱卡现在已经变成了卫星了还飘在地球轨道上。说莱卡是在太空仓内被烧死的,等等。但无论传说或者真相如何,我都相信莱卡她非常出色地完成了她作为太空狗的使命,没有带着遗憾离开地球,其意志也升华为小狗灵魂体,但也没有回到汪星,而是就在外太空,紧挨着地球,注视着人类说:你们这些人哦,不要让我的工作白做啊。

【Lost Touch】莱卡犬的故事 40s处新采样了一段发射时塔台的录音 这里能够听到塔台工作人员和莱卡的对话以及莱卡喘气的声音
【俄罗斯动画电影】太空犬莱卡 2010年【中俄双语字幕】

下面来介绍一下音乐专辑

专辑封面为莱卡
Bluetech – 《Spacehop Chronicles Vol. 1》(2014) 专辑封面

音乐专辑制作人是 Bluetech 一位来自加利福尼亚圣地亚哥的,Behind The Sky 唱片公司老板 。在过去20年中,他和其他签约的电子乐制作人的公司已经发行了30多张专辑。一般不是在做一个技术宅,就是在“傲游太空”。这张专辑就是 Bluetech 为了纪念莱卡而制作发行的。

Bluetech 的合成器墙,原来这位老哥还是位不折不扣的硬件合成器爱好者!

专辑曲风主要为 Space-hopSpacewave 差不多,都是由 太空音乐Chillhop音乐合成而来,并且加入了 Chillhop 元素,很多人不了解chillhop所以听到更以为是jazzhiphop ,到今天也没有人能给chillhop一个具体的文字性的让大众简单易懂的定义,所以也是仁者见仁 智者见智。说chillhop通俗讲更像是jazz hiphop +电子或者一些古典元素,但好像不能完全概括,有人把电子也能做成chillhop ,以前chillhop更像jazz,但是现在不加电子元素和一些制作技巧很难俘虏小众的耳朵,本身chillhop就是小众里的小众,hiphop-jazz hiphop-chillhop,现在也不是音乐挑耳朵的时代,近些年来做chillhop迷幻是宗旨,但绝对不是chillout那种舒缓,是通过大量效果素材的堆积,beat里穿插各种采样,你会感到轻松里带着兴奋。一个chillhop类型的beat工作量要比一般jazz大很多,细节处理更多,做好chillhop不易,你说的这个歌和Nujabes是一种类型,DJ Okawari也算日本早期chillhop代表人物,但是说这个是chillhop我本身是不太认同,原因很简单,一点都不chill,大量钢琴的添加配鼓点我感觉太传统,也悲了点,也许我本身是90后,音乐接触也不是特别广,不过站在制作人角度,现在小众的耳朵更喜欢新chillhop 也就是加了电子和别的元素的。

其实我能感觉到这张专辑里,制作人倾注了很多感情在中间。还为之做了首诗:

On November 3, 1957, a Moscow street dog named Laika was launched into outer space and became the first living creature to orbit the Earth. She was never expected to survive the trip, and history tells us that she died within hours of take-off.
Laika has a different story to tell...


someday you will remember.
someday my name will catch in your throat and you will begin to miss what you never really had.

you never knew what you let go so easily. you never do.
i see the way your eyes look past me into the hugeness that awaits. i know it matters most of all.
this street bound life of mine you took you think it's an even exchange for a legendary death in service to the great expansion.
but you don't really know anything about it. you have no idea.
those streets follow me where ever i go they are here in the vastness because my feet keep walking, even weightless.
those streets are home to my wildness beyond any lock and key that you trust for comfort against the cold dark night.
those streets are where the stars are dancing even now.

i can see the dogstar thru the window. watching over me. calling me back beyond a place called home.
i have a place in the world you long to escape. i never knew lack until you began to give.
i became sacrifice to your dreams of escape from a place you never knew how to call home.
and so you have never been welcomed. never called by name.
of course all you see is empty streets and how to escape them.

loyalty is born of necessity. you never earned it, i gave it to you; my generosity that you see as birthright, as my very nature.
i am the generous one. and i do not mistake you for a god.
i can see the stars thru the window like the eyes of my pack. reminding me of those propaganda streets that knew my name.

don't pity me. don't make me a symbol for your heartbroken culture. your insane need.
after death only life remains.
my howl will keep you awake as your dreams slip from memory.

oh the falling away, oh the great space that awaits…i am known only by what i can do for them…for you
my only name is progress, my only name is onwards into the impossible future.
my name is the death that calls us all home.
dont pity me.
don't call me sacrifice upon an altar of titanium and rust.
i live beyond what you know of me, i eat the world you can't even see and it sustains me all the way home.

someday you will remember.
someday my name will catch in your throat and you will begin to give a gift you never received. 

机翻一下:

1957年11月3日,莫斯科一只名叫莱卡(Laika)的流浪狗被发射到外层空间,成为第一个绕地球轨道飞行的生物。从未期望她会幸免于难,而历史告诉我们,她在起飞后数小时内死亡。
莱卡有个不同的故事要讲……


总有一天你会记得。
总有一天,我的名字会塞在你的喉咙里,你将开始想念从未真正拥有过的东西。

你永远都不知道你轻易松手了什么。你永远不会做。
我看到你的目光从我的眼神中掠过,等待着那巨大的事物。我知道这很重要。
您带走了我的这条沿途束缚的生活,您认为这是为伟大的扩张服务的传奇性死亡的均匀交换。
但您对此一无所知。你不知道。
那些街道跟随着我,无论我走到哪里,它们都在这里,因为我的脚一直走着,甚至没有重量。
这些街道是我荒野的家园,您无法信任任何锁和钥匙,以抵御寒冷的漆黑夜晚。
在那些街上,即使是现在,星星也在跳舞。

我透过窗户可以看到狗星。看着我。叫我回到一个叫做家的地方。 我在世界上占有一席之地,您渴望逃脱。在你开始付出之前,我从来不知道缺乏。 我牺牲了自己的梦想,从一个您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自己的地方逃脱。 因此,您从未受到欢迎。从来没有叫过名字。



当然,您所看到的只是空荡荡的街道以及如何逃避它们。

忠诚是必然产生的。你从来没有赚过,我把它给了你;我的慷慨大方,就像我的天性一样。
我很慷慨。我不会误会你是上帝。
我可以像背包里的眼睛一样透过窗户看到星星。让我想起那些知道我名字的宣传街。

不要可怜我 不要让我成为你伤心欲绝的文化的象征。您的疯狂需求。
死后只有生命。
当你的梦想从记忆中滑落时,我的how叫声会让你保持清醒。

哦,即将逝去,哦,等待的广阔空间……我只为他们能为他们做的事而闻名……对你来说,
我唯一的名字是进步,我唯一的名字是通往不可能的未来。
我的名字是使我们所有人回家的死亡。
不要同情我。
不要叫我在钛和锈蚀的坛子上献祭。
我的生活超出了你对我的了解,我吃遍了你甚至看不见的世界,它一直支撑着我。

总有一天你会记得。
总有一天,我的名字会塞在你的喉咙里,你会开始赠送从未收到的礼物。 

专辑于2014年2月4日发行,发行后陆续也收到很多好评。

伊凡·斯坦顿(Ivan Stanton):是Bandcamp House最好的专辑之一。每首歌都是沉浸式的。RIP莱卡。 最喜欢的曲目:Athena 13。

本杰明·雅各布·西布利(Benjamin Jacob Sibley):以这种创造性的方式来纪念这一活动非常鼓舞人心,我觉得这张专辑讲述了一个微妙而纯粹的故事。我想象莱卡和他的背包挤在声音里;)

k7michał:每当我听到这,无论什么情况下,我在这张专辑带我到地球的轨道上,其中莱卡给了她生命为人类的需要进行探索。悲伤,牺牲,以及对未来的希望。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恐慌,死亡。
 每次都让我流泪。
 最喜欢的曲目:Laika。
  1. Laika Bluetech
  2. Fold And Arrive Bluetech
  3. Athena 13 Bluetech
  4. Skybox Bluetech
  5. Light Years From Home Bluetech

整张专辑下载链接: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X7YKCLbxNZ8cm_pqyCeI5Q
密码: 48l5
–来自百度网盘超级会员V8的分享

往期文章列表

最近买了一盘很不错的数字专辑 Amethystium – 《Odonata》


Amethystium乐队始建于1998年的夏天,其灵魂人物是Oystein Ramfjord。Amethystium的音乐风格没有具体的派别,完全是新世纪乐、冥想乐及电子乐的综合。基本上其音域范围跨越了从冥想舒缓类到节奏明快充满激情,但有时又有些抑郁色彩的类别


始建于1998年夏天的 Amethystium 乐队的专辑封面最可爱的地方在于那只银色蜻蜓,总是给人一种神秘却自然的感觉,就似他们音乐的一种形象代言。他们的音乐,时而传诵喃喃梵语,时而领引幽邃太空,时而渡步于远古与未来之间,深鸣时时,浅吟刻刻。如果给你一段时间碎片去享受音乐,那么选择 Amethystium 就意味着你必须要让整个人处于一种冥想状态。

有朋友说,练瑜珈时放 Amethystium 是个好的选择,身体自然放松,随意伸展;有朋友说,旅行途中耳塞中传来 Amethystium,凝看窗外夕阳橘红,麦田墨绿,会感悟生命良多;有朋友说,生活在城市海央,总是漂打逐波,让自己处于真实自我的状态,Amethystium 的唱片是被拿出来倾听的首选。

Amethystium 这种揉合众多音乐元素的 NEW AGE,体现出来的魅力在于综合了传统新世纪乐、冥想乐及电子乐的基础上,配以圣咏、梵诵、哼鸣、电声和笛、大提琴、钢琴,让其散发出浓烈的宗教色彩和地域特色,音域范围跨越了从冥想舒缓类到节奏明快充满激情,但有时又有些抑郁色彩的类别,并且将“远古音素与未来节奏结合”且吸纳了很多东方文化,尤其是出自宗教梵诵灵感的咏唱,在音乐中作为衬托不同音乐背景的语言,被大量运用,这是 Amethystium 乐队吸引人的特色之一。 另外,Amethystium 乐队在真实与臆想之间找到了恰到之处。在倾听 Amethystium 的过程中,你可以在冥想里体味到一种真实的激情,可以在情绪的释放过程中解放自我。这种“魔力与自然完美结合”的音乐,是挥动翅膀的银色蜻蜓,飞舞在你的周围,领着你进入一个倾听的空间,在光影交错间,寻回远古的神灵,发现未来的真实。
  1. Opaque Amethystium
  2. Ilona Amethystium
  3. Enchantment Amethystium
  4. Dreamdance Amethystium
  5. Tinuviel Amethystium
  6. Avalon Amethystium
  7. Calantha Amethystium
  8. Odyssey Amethystium
  9. Fairyland Amethystium
  10. Paean Amethystium
  11. Arcane Voices Amethystium
  12. Ascension Amethystium
  13. Ethereal Amethystium
  14. Lhasa Amethystium

曲目列表:

1    – Opaque
2    – Ilona
3    – Enchantment
4    – Dreamdance
5    – Tinuviel
6    – Avalon
7    – Calantha
8    – Odyssey
9    – Fairyland
10   – Paean
11   – Arcane Voices
12   – Ascension
13   – Ethereal
14   – Lhasa

往期文章列表